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请升级您的浏览器,提升浏览本网站的用户体验。
首页 / 走进蒲江 / 蒲江历史

上川南抗捐军在蒲江的斗争

信息来源:蒲江史志办 发布时间:2019-08-22 11:03
〖字体: 背景色: 〖 打印本稿 〗 〖 浏览 次 〗 〖 关闭 〗

上世纪30年代,四川军阀为争夺地盘,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百姓生活水深火热。最可恨的是,刘文辉竟然把田赋预征40年,贫苦民众怨声载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邛(崃)、蒲(江)、大(邑)人民奋起反抗,展开声势浩大的武装抗粮抗捐斗争。

19335月,上川南抗捐军总司令部在邛崃县王店宣告成立,中共党员、王店乡团防队长孟光远任总司令兼第一路军司令。后抗捐军总司令部移驻邛崃县夹关镇,动员组织贫苦群众与国民党军阀进行斗争,喊出宣传顺口溜:“民国成立,今年二十二春。皆因军阀混战,年年都打战争。苛捐杂税如林,粮款一年十征。可恨贪官污吏,一切土豪劣绅,大家凑奸为恶,一齐害我人民。田地都卖干净,难把捐款交清。富者已整贫困,贫者无处逃生,不是逼去当匪,就是饿死沟心。大?#31227;?#24515;合力,参加抗捐斗争。照得本军宗旨,愿为除暴安民。废除苛捐杂税,打倒土豪劣绅。铲除军阀走狗,政权归还人民!”贫苦群众纷纷加入抗捐军。

抗捐军活动引起国民党政府和四川军阀的高度恐?#29275;?#20110;8月纠集川军241个营和地方清乡军1000余人,对抗捐军总司部发动突然围攻。抗捐军第二大队队长李福康率部40余人突围后,在蒲江县大塘铺(今大塘镇)洪福村何老鸹林与第一大队会师,扎营洪福寺。蒲江县政府得知消息,派清乡军两个连,前往何老鸹林,进剿抗捐军。抗捐军获悉情报,即派战士李裁缝前去侦察,几个小时?#35009;?#26377;回音,又派分队长萧禹高出去查看。萧刚出门?#22836;?#29616;敌军已接近驻地,急忙鸣枪报警。抗捐军仓促迎战,副司令兼一大队队长徐焕堂下令集中火力阻击敌人,保护总司令、政委等领导人撤走。徐焕堂利用地势和丛林作掩护,与敌军周旋,直到将子弹打完,身负重伤被捕。敌军官以为抓住了孟光远,如获至宝,找来木梯要将其抬回县政府请功。徐焕堂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还没到大塘铺就牺牲了。大塘铺?#38386;死跡?#23391;光远?#26007;?#22992;姐,出嫁前与徐焕堂是邻居)听说孟光远被打死了,跑去查看,认出死者不是孟光远,而是徐焕堂。敌军仍将徐焕堂尸体当作孟光远抬回蒲江县城。

抗捐军撤退至丹棱、名山、蒲江交界的总岗山后,一面休整,一面开展群众工作。但因活动范围大多在地广人稀的高山地带,补给十分困难,斗争异常艰苦。有的人开?#32423;?#25671;,带着?#28216;?#31163;开总岗山,分散活动。植尚荣带着他的中队,投奔新津刘乃铸,在开往新津接受整编的途中,其部下得知是去投降军阀,不少人携枪逃遁。人枪丢失、讨官不成的植尚荣,只身返回平乐教书。

9月,根据中共四川省委指示,上川南抗捐军更名为“川?#24403;?#24037;农红军游击大?#21360;保?#23545;外仍称抗捐军。孟光远带领抗捐军一路第一大队50余人,经名山百丈、邛崃临济开往蒲江大塘洪福寺,欲袭击名山廖场,因洪福寺地痞戴余?#21335;?#24278;场驻军报?#29275;?#25239;捐军扑空。经查实后,孟光远逮捕戴余心,将其枪决在洪福寺大门外。

11月,四川边防军第五混成旅和川军28军合剿邛(崃)、蒲(江)一带抗捐军孟光远部。为了应对敌军的梳篦式清剿,抗捐军穿梭在密林深沟之间,坚持开展游击战。下旬,萧禹高、罗南轩(甘溪乡人,第一路第三大队队长)等8位抗捐军战士,在蒲江大塘洪福寺附近被土匪伏击,5位战士当场牺牲;2人负重伤,躲在附近树林中,第二天被匪徒杀害;罗南轩面部受伤,一人脱险,连夜潜回部队报信。上川南特支书记余宏文率抗捐军部队撤退到安全地带。根据省委指示,掩埋?#27807;?#21518;,余宏文带领剩下的20余人到成都隐蔽。罗南轩留在大邑县养伤。

19344月,到成都治病的中共邛大县委书记王明安在大邑被捕叛变。抗捐军?#28216;?#36716;移到邛(崃)、蒲(江)、名(山)三县交界的石头和甘溪、大塘一带,相?#22530;?#23494;成立农民协会、少先?#21360;?#20799;童团、妇女会?#28909;?#20247;组织,坚持开展抗捐斗争。

19347月,邛大特区苏维埃政府在邛崃县石头乡蒋山成立,甘溪铺人王甫成当选为第一任主席。8月,川?#24403;?#24037;农红军游击大队总司令部正式成立,余宏文任司令,抗捐军经全面整顿后改编为川?#24403;?#24037;农红军游击队,下辖7个中队和1个别动队,共800多人。罗南轩任第三中队中队长,全队战士60多人,除少数为原抗捐军队员外,大多数战士是蒲江甘溪铺、大塘铺和邛崃石头场新参加的贫苦农民,主要活动于蒲江甘溪、大塘和邛崃石头一带。

邛大特区苏维埃政府的成立和红军游击队的活动,引起军阀极大注意。初秋,蒲江县民团会同蒲江驻军一个连,清剿大塘游击区,与游击队罗南轩中队遭遇,战斗从大塘铺打到植碗厂、陈沟、妙杲寺。余宏文接到报告后,立即与二中队队长蒋福盛、李成武等率部火速增援,抄袭敌人后路,两面夹击敌军。敌军腹背受击,急忙后撤,向蒲江县城方向仓惶逃遁。

次日,在大塘铺以西1公里处,罗南轩中队遇见1辆从雅安方向开来的汽车,车上只有几个敌兵押运。战士们飞奔上前将车喝停,缴了敌兵的枪械,截获三大筐麝香,两口袋鹿茸和其他一些?#20132;酢?#32463;审讯后,枪毙了顽固不化的押车军官,对其他士兵晓以政策,放他们各自回家。

不久,川?#24403;?#32418;军游击队司令部得知24军将从成都押运一批?#27807;?#21040;雅安。司令部派第二中队中队长蒋福盛带领30多名队员,趁黑在大塘上场二里半川康公路?#26376;?#20239;。入夜,一辆汽车从成都方向驶来,大约距50米远时,车上潜伏之游击队内应发出信?#29275;?#38431;员们立即将耙子翻转横拦在公路上。趁司机慌忙刹车之?#21097;?#28216;击队员们冲上去,没放一枪,缴获押车官兵的枪械,截获全部?#27807;?#21450;物资,并安全运到游击区。

川?#24403;?#32418;军游击队的活动?#26519;?#25171;击了国民党军阀政府的黑?#20302;持巍?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2pt;">193412月初,眉山、蒲江、新津、双流等七县联合围剿红军游击队,在川康马路邛崃县城至名山百丈段,实行大清乡。大小路口断绝交通数日,行客、货物被阻挡于百丈、邛崃两头。对居民采取编制门户,连?#36820;?#20445;。乡人赶集,由公家发给护照,凡所填不合者,一律扣留讯办,不少游击队员和共产党员被捕。游击队在名山茅?#21360;?#33970;江陈家营一带活动,与敌教导师263营杨仁渊部发生遭遇战,驻蒲江甘溪、大塘、成佳的敌军闻讯,联合围剿游击队,游击队阵亡数人,多人被捕。蒲江县长何本初在成佳将游击队员叶矮?#21360;?#37073;谢氏2人枪决。

1219日,新津、邛崃、名山、大邑、蒲江、眉山、丹棱、彭山、青神、洪雅、夹江、天全、芦山、荥经、汉源等十五县驻军与民团倾巢出动,会剿总岗山红军游击队,清乡军司令?#21487;?#20110;蒲江县府内,蒲江县长何本初率民团驻大塘铺。红军游击队化整为零,分别活动于蒲江龙洞、甘溪沟(今横贯洪福村的溪沟),邛崃天台山、镇西山,名山红岩?#21360;?#19968;颗印等地。

19351月,红军游击队第一中队队长胡国栋等在蒲江甘溪观音阁附近被清乡军侦探发现。清乡军前往缉捕,胡国栋牺牲,杨荣华被捕,押送蒲江县府关押。由于叛徒出卖,邛大特区领导人余宏文遭反动派逮捕后残忍杀害。邛大党组织和游击队领导机关遭到?#29616;?#30772;坏。邛(崃)、蒲(江)、大(邑)境内大部分中共党员和游击队员转入地下活动

 

电音歌后援彩金